“舍得酒业的老酒只是故事”

来源:《财经》杂志 更新时间:2021-10-17 20:51 点击:1429次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讲故事讲不出品牌和美誉度,营收和利润也难以靠此维系

文|李廷祯郑慧

先说三大结论:

1.舍得酒业(600702.SH)的12-13万吨基酒,号称贮龄超长,是“陶罐贮存的优质基酒”,这是一个谎言。舍得酒业贮存基酒的罐体,绝大多数是存放普通基酒或食用酒精的碳钢罐、不锈钢罐,存放优质基酒的陶坛贮能,只在2万吨上下;

2.舍得酒业的老酒战略是个“伪命题”。老酒、年份酒针对的是酱香型酒,浓香型基酒存放1-3年足矣,时间过长反影响口感。作为浓香型酒企,舍得酒业的“优质老基酒”,是竞争失败后产品滞销的产物,长期贮存是被迫之举,并且其12-13万吨平均坛储10-20年的“老酒”中,已有近6万吨成了年限较短的“新基酒”;

3.舍得酒业毛利率之高,不匹配其品牌美誉度,泡沫很大。复星系接手舍得后,要想营收再上台阶,已无法依靠提价,只能依赖放量,这需要巨大资金和时间投入。

01 

老酒真相

行业人士称之“四川沱牌”的舍得酒业(600702.SH),这一年在资本市场风光无限。天洋控股集团被迫出局、复星系接盘后,一年内,其股价从最低点的55.76元,一路攀爬至265.76元的高位。目前,仍在200元以上盘旋。

天洋入主舍得酒业后,在营销上大打文化牌,宣扬“舍百斤好酒、得二斤精华”的舍得精神;从2019年开始,又重点打造“老酒战略”,宣称“酱酒之上是老酒”,使得舍得酒业业绩突飞猛进(见表1)。

复星系接盘后,舍得酒业战略暂未发生改变。

“舍得酒,每一瓶都是老酒”、“43年,贮藏12万吨老酒,在静静等待他的主人”的标语,至今仍在舍得酒业官网上不断滚动。

很明显,长期积累下的12万吨存量基酒,成为天洋乃至复星打造舍得品牌的共同抓手。其官网直言不讳,“舍得老酒,凭借‘名酒品牌+高端品质’的双重砝码,制定了量身定制的老酒战略……”

舍得酒业2019年年报称:“公司从1976年开始,将每批次最优质的基酒预留一定比例用于战略储藏,大量的优质陈年基酒自那时沉淀下来。尤其是在上世纪90年代公司酿酒规模就已经进入行业前三甲,留存的优质基酒大量增加,至今优质老酒达到12万吨。优质老酒的战略储备为公司打造老酒品类第一品牌,实现中高端白酒销量的倍量级递增奠定了基础。”

2016年起,舍得酒业年报开始披露基酒贮存量,最新数据是13.1万吨。

这些老酒的年龄结构和质量结构到底如何呢?

要想研究该问题,先得搞清何为“最优质的基酒”、“优质基酒”。

浓香白酒,也叫“泸香型”白酒——泸州老窖(000568.SZ)是“浓香鼻祖”,其工艺流程是行业标杆。

泸州老窖的工人在蒸酒醅取酒时,以观察酒花大小为基酒定质,所谓“看花摘酒”。刚流出的少许酒叫“酒头”,香重味冲,酒精含量高,该酒长期贮存后,被用作调味酒,即“酒中花椒面”。

最后流出的“酒尾”,香寡酸重度数低,多被拿去回锅再蒸,或者泼入窖池养护窖泥。

而掐头去尾后的中间部分,蒸酒工依据酒泡大小,把分段摘出的基酒分别定为特级、优级、一级、二级,也就是业内俗称的“特曲、头曲、二曲、三曲”。

“最优质的基酒”、“优质基酒”,就是指“特级基酒”,即“特曲”。这一部分,只占到浓香基酒的10%。

国窖1573、普五、梦之蓝9,其实就是泸州老窖、五粮液(000858.SZ)、洋河股份(002304.SZ)的“特曲”,即最高档次的浓香曲酒。如今讲究营销,特曲一词不再时髦,于是被其他更洋气的名字替代。甚至,特曲一词开始被业界滥用,此特曲早非彼特曲。

业内默认,优质浓香基酒必须使用陶坛贮存、老熟三年。但因产品紧俏,许多公司往往陶坛贮存一年后就装瓶出售,譬如五粮液。

“头曲”,是质量略次于“特曲”的基酒;和质量更逊的二曲、三曲,统称“系列酒”。这部分占到90%的普通基酒,对贮存时间和罐体材质要求宽松,多使用不锈钢大型酒罐,老熟期只有一年。

浓香型白酒生产企业,若想大幅提高产品品质,除需拥有足够的、连续生产多年的老龄泥窖外,还须有足够的贮存优质基酒的陶坛,及贮存普通基酒的不锈钢酒罐。

白酒企业中,最无门槛的,是成品酒灌装、贴标装箱等机械化流水线。

舍得酒业有多少基酒产能?其对外声称的12万吨“优质老酒”,都存放在什么酒罐中呢?这个问题,关乎复星系吞下的资产是否优质。

通过查找海量公开资料,《财经十一人》先统计出了舍得酒业的基酒产能和基酒贮存能力。

关于基酒产能,相关资料如下:

1.《沱牌曲酒大事记》载:1976年改造和扩建生产厂房、仓库、宿舍,新建窖池24个,形成年产曲酒200吨生产能力;

2.《酒业家》的《舍得酒业建厂80周年系列报道》称:1988年第二期技改工程完成,新建厂房、储酒库、厂区道路等,曲酒年生产能力达1500吨;

3.1997年年报称,至1997年6月末,公司已全部完成18幢连跨三酿酒主体厂房建设酒车间(两万吨名优曲酒及配套工程),建筑面积20.2万平方米;

4.2012年4月,《沱牌舍得集团2012年度第1期中票募集说明书》中称,公司有酿酒车间32栋,现有酿酒窖池近9000口;基酒(原酒)产能4万吨/年。

5.2018年9月,《沱牌舍得集团2018年度第1期中票募集说明书》中称,公司目前具有年产3万吨浓香基酒和0.12万吨酱香基酒的产能。

从以上资料,我们得出结论:自称“上世纪90年代公司酿酒规模就已经进入行业前三甲”的舍得酒业,基酒产能并不大,1997年前产能微弱,1997年扩产至两万吨,目前不过3.12万吨。即便舍得酒业自1997年起每年都满负荷生产基酒,且同时把10%的优质基酒全部贮存至今,量级也不会到达12-13万吨,至多是其一半。

“行业前三甲”到底是怎么回事?请看表2。

一吨浓香型基酒,可勾调1.5吨成品浓香酒。从表2可以看出,在1990-2000年,舍得酒业的成品酒产销量大得惊人,远远超出其基酒产能。1990年7.9万吨的成品酒销售量,已是全国冠军。

其中奥秘,是舍得酒业长期大量采购“代用品酒”——该词首次出现在其1998年年报中。

1999年、2000年、2001年,舍得酒业“代用品酒”采购总额,分别为0.92亿元、2.03亿元、2.24亿元。其中,三年分别从关联企业“吉林天合农产品公司”采购的金额为0.38亿元、1.06亿元、1.30亿元,分别占“同类交易金额比例”的41.25%、52.36%、57.86%。

吉林天合农产品公司,主要生产食用酒精。

2006年,因母公司侵占舍得酒业资金无法归还,吉林天合农产品公司一度被“顶账”归入舍得酒业麾下。

一吨食用酒精,可勾调出两吨成品白酒。在食用酒精每吨不足3000元左右的时代,舍得酒业每年花费2亿元购买食用酒精,可以勾兑多少“三精一水”的新型白酒呢?

沱牌白酒,曾以不到5元/瓶的“民酒”征伐全国,这就是真相。

2001年,白酒执行新消费税,从价兼从量征收,沉重打击了以量取胜的舍得酒业。2001-2010年,舍得酒业连续10年未发布成品酒产销量,更无从知晓其的真实基酒产量。

《沱牌舍得集团2012年度第1期中票募集说明书》透露,“公司拥有成品酒产能25万吨/年,约有15万吨低档酒产能闲置并计划逐步淘汰,现投入运行的成品酒产能约10万吨/年,同时公司实行以销定产,每年成品酒约为2.5万吨”。

2012年的这份募集书另称,“现有约9万吨优质基酒库存,其中高档优质基酒储量约5万吨,是目前国内高档优质基酒储量最大的企业;10年以上陈酿基酒约1万吨,5-10年基酒约2万吨,2-5年约3万吨,2年以内约3万吨”。

2019年10月3日,在中国酒业协会名酒收藏委员会主办、舍得酒业承办的“发现中国浓香老酒价值论坛”上,舍得酒业总裁李强公开称,“舍得酒业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积累了12万吨10年以上高端陈年老基酒,是高端陈年老窖的摇篮”。

以上说法,莫辨真假,必须另辟蹊径——统计其基酒贮存能力的材质结构。

优质基酒需要陶坛贮存。那么,舍得酒业是如何贮存这12万吨“宝贝”的呢?

《财经十一人》查阅上百万字的资料,并反复核对,得出的统计结果如下:

表3可以看出,舍得酒业的贮存能力,以不锈钢容器为主,高达9.6-12.6万吨;而陶罐贮存能力,在两万吨左右。

这个贮存能力,和舍得酒业目前的13万吨基酒存量,基本吻合。

甚至,在2017年前,舍得酒业曾使用12个3800m³的碳钢罐存酒。重建该罐区的环评报告称,“公司原储酒罐采用碳钢板制作,罐内外壁均采用喷铝+环氧树脂封装的防腐施工方案,现存在以下问题:现储酒罐内、外壁的防腐层已被腐蚀,罐壁锈蚀,特别是储酒罐内壁锈蚀严重,严重影响所储酒的质量,且具有食品安全隐患”。

拿不锈钢储罐贮存优质基酒,已经有违行业常识,若拿这样锈迹斑斑的碳钢罐贮存优质基酒,无异于暴殄天物。

《财经十一人》的结论是:舍得酒业的12-13万吨老酒,有很大一部分,是普通基酒;优质的需要陶坛贮存的基酒,也就2万吨左右。

而在诸多媒体、自媒体上,舍得酒业“坐拥12万吨平均20年以上陶坛贮存老基酒”的说法,已经被普遍引用。

显然,舍得酒业乐享其成,并没有出来辟谣的愿望。

舍得酒业的官网上,在“生态陈藏”一篇,甚至这样描述:“1、老酒储量多:舍得酒业高端陈年老酒储量12万余吨,居全国第一!2、储酒容器好:江苏宜兴优质紫砂陶坛(单面釉),酒质更柔和、醇厚!”

02 

酱酒之上是酱香老酒,没浓香酒的事

同行业的每个公司,都有其独特的存在。但是,在个性之外,还有包括产业逻辑在内的共性。

譬如浓香型白酒生产企业,其库存基酒的平均贮存时间多长为最佳?基酒占流动资金的比例为多大,才既能保障占补平衡,又能提高各种资产流转率指标?

表4,是五粮液、古井贡(000596.SZ)等4家头部浓香白酒公司2020年的基酒指标,我们将其与舍得酒业做个比较。

名牌白酒和普通白酒的售价天壤之别,差别是在酿造勾调技术,管理运营能力,以及最关键的品牌力。若均是纯粮固态发酵,大家的单位基酒生产成本,其实相差无几——基酒属于存货,以成本计价。

基酒在财报中的总价值高低,基本和其贮存量成正比。

表4可看出,舍得酒业引以为傲的基酒价值、数量,远远落后于几个头部浓香酒企。

基酒是白酒企业流动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,其在流动资产中的占比,以及基酒周转天数,都应有一个合理的区间;过低过短,则表明基酒流转过快、贮存期不足;过高过长,则表明基酒流转过慢、产品发生滞销。

表4中舍得酒业的后两项指标,明显偏离中值。

事实上,在2001年后,舍得酒业陷入了低潮,在“白酒黄金十年”里几乎“躺平度日”(见表5)。

表5还可以看出,2001-2012年,舍得酒业贮存基酒的规模大幅度攀升;基酒/流资比例,从较为正常的32.7%,逐年攀爬至61.5%!

舍得酒业12-13万吨老基酒,绝非什么“战略储备”,本质是竞争失败后,产品大规模滞销的产物。

业界有人认为,舍得酒业因祸得福。基酒长期存放不仅没有贬值,反而升值无限——这正是天洋打造“老酒战略”的理论基础。

在《财经十一人》看来,这个提法是“伪命题”。

中国已故白酒大师沈怡方主编的《白酒生产技术全书》第159页写道:“浓香型和清香型酒,在贮存初期,新酒气味突出,具有明显的糙辣等不愉快感。但贮存5~6个月后,其风味逐渐转变。贮存至1年左右,已较为理想;而酱香型酒,贮存期需在9个月以上才稍有老酒风味,说明酱香型白酒的贮存期应比其他香型白酒长,通常要求在3年以上较好”。

中国著名白酒专家余乾伟编著的《传统白酒酿造技术》第196-199页也讲到了这个问题:“浓香型酒在长时期的贮存过程中,除总酸是上升的外,其他的成分都是下降的”,且总酯大幅下降,总酸大幅上升。

在长期贮存中,酱香型酒的总酯、总酸有降有升,升降幅度都小;醛下降,但降幅小;而总醇却是上升的。酱香型酒香味特征“四高一低一多”,即“酸高、醇高、醛酮高、氨基酸高,酯低、含氮化合物多”,其贮存期长理所当然,这是保证酱香型酒风格质量的一个重要工艺环节。

如今,酱酒暴热,业界有人喊出了“酱酒之上是老酒”的口号,舍得酒业尤其奉为圭臬,高管们在各个场合大谈“老酒”的前途。

“酱酒之上是老酒”没错,但更准确、全面的说法,是“酱酒之上是(酱香)老酒”,没浓香酒、清香酒什么事。

余乾伟在《传统白酒酿造技术》中强调:提高产品质量的根本措施,是生产工艺而不是贮存。质量差的酒,贮存期再长也不会变为好酒、高档酒;二是要根据香型,对于含酯量高、以醇溶性酯为主体香的酒,贮存期不宜太长。

所谓“含酯量高、以醇溶性酯为主体香的酒”,正是指舍得酒业所属的浓香型白酒。

浓香型基酒的老熟期1-3年为佳。超过三年,缔合反应基本中止,酯降酸升加剧,反而影响口感。表4中,舍得酒业的基酒贮存天数,高达1800天(5年)。

03 

复星系的“舍得”难题

复星系长于资本运作,但吞下舍得酒业是步好棋吗?

2020年,舍得酒业白酒板块营收仅有23.5亿元,但省外、省内和电商的销售收入,却分别占比70%、22%、8%,成为销售额最小的“全国名酒”。

2013-2015年,白酒行业深度调整。天洋接手舍得时,正逢整个白酒板块重新走出低谷——天洋努力,但运气着实不错。

侵吞上市公司资金,天洋罪不容恕,但其主政舍得酒业的五年,却也成绩斐然。

2016-2020年间,舍得酒业果断砍掉了稀释主品牌的诸多贴牌酒,剥离了和白酒主业不大相融的药业资产。

同时,舍得酒业积极营销,把昔日以省为块的经销商网络打散,大力发展县域经销商,将渠道下沉至县市。

舍得酒业的产品线,大致分为“沱牌系列”和“舍得系列”。其中,“舍得系列”主打中高端市场。

2008年发布的《GBT21820地理标志产品·舍得白酒》和《GBT21822地理标准产品·沱牌白酒》,其生产工艺要求,舍得酒“基酒酒龄5年以上,调味酒酒龄15年以上”,沱牌酒“基酒酒龄3年以上,调味酒酒龄10年以上”,并全部采用“陶坛贮存、大罐组合、中罐调味、小罐微调包装”的产品质量稳定模式。

这意味着,2016年进入舍得酒业的天洋控股,必须先动用存量基酒;而自己新生产的基酒,先补充库存,待陶坛存放3-5年后,才可勾调、包装出售——所谓“占补平衡”。

天洋这五年,到底消耗了多少舍得“存量老基酒”呢?

从表6可以看出,2016-2020年,舍得酒业共生产成品白酒8.53万吨,即天洋大约动用了5.7万吨(8.53/1.5=5.7)的“存量老基酒”。

舍得酒业的基酒产能是3.12万吨。若满负荷生产,并全部用于勾调,可年产纯粮酿造的成品白酒4.6万吨(3万吨*1.5+1200吨;酱香酒“以酒勾酒”不乘系数)。

舍得酒业在2016年年报首次发布了“成品酒灌装包装产能”,其中总部4.3万吨,遂宁分公司3000吨,合计正好4.6万吨,与上述数字吻合。

这意味着,天洋主政舍得酒业期间,基酒产能和灌装包装产能均严重闲置,其使用率仅有37%{8.53万吨/(4.6万吨*5)=0.37}。

从表6可以看出,在2016-2020年间,舍得酒业贮存的基酒数量、价值都未减少,甚至略有上升。

但是,其年份结构已经发生质变——12-13万吨2016年前的“10年以上”或“20年以上”的“老酒”,大概率已有近数万吨成了3-5年的“新基酒”。

这一切,是在产能利用率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发生的。若天洋满负荷生产,仅用四年(13万吨/3.12万吨=4.2年),就可将13万吨“老基酒”一扫而空。

由此可见,所谓舍得酒业“老酒战略”,并非可以长期执行的战略,只是短期战术行为。

在《财经十一人》看来,舍得酒业的资产成色可疑,在某些关键问题上遮遮掩掩,对投资者并不友好。

不过,舍得酒业2021年上半年却交了一份高分答卷:营收23.91亿元,归母净利润7.35亿元,业绩增速惊人(见下方舍得酒业半年报)。

半年报披露内容有限,我们无法进一步分析舍得酒业业绩惊人的细节。

公司营收飞速增长,无非来自两个方面:销量增加,价格提升,或者量价齐飞。

2016-2020年,舍得酒业在官网上发布过几则酒糟出售招标信息,其年产量从最初5万吨,一直下滑至2万吨。三吨酒糟对应一吨基酒,这意味着,天洋时代的基酒产量有可能一路下滑,从1.6万吨跌至6000吨。

天洋时代,舍得酒业的增收路径,是轻生产重营销,频频推出高价新品,用“舍百斤、得二斤”的“舍得文化”、“老酒战略”进行欺诈式营销,为产品赋能。

短短五年,因为产品普遍涨价、中高档品销量大增,舍得酒业的毛利率大幅攀升,见表7、表8。

舍得酒业目前的高毛利,是前所未有的,和其较低的品牌美誉度并不匹配,带有严重泡沫。其毛利率,已经盖过了中国浓香酒第一巨头五粮液,并远超洋河股份和古井贡酒(见表9)。

这对复星系并非好事——舍得酒业业绩要想继续提高,大概率已无法依靠提价,只能依赖放量。这意味着舍得酒业必须启动全部闲置产能,满负荷运行。但其中尴尬是:舍得酒业号称万口窖池,但因为产能利用率多年过低,近七成的窖池长时间闲置,菌群早已全部退化。

更关键的问题是:上量带来的老酒(无论优劣)加速消耗,将使得舍得酒业的“老酒战略”难以维系,舍得酒业的战略必须重新定位。

另外,舍得酒业必须大规模投资进行基本建设,大幅提升基酒产能和基酒贮存能力。按其现有产能,想迅速进入一线酒企没有可能。舍得酒业2020年的营收,距离最近的古井贡酒,还差着三四倍,更遑论10倍于它的洋河股份、20倍于它的五粮液了。

浓香型白酒企业,要想做大,就必须拥有巨大的基酒产能,保障10%左右的优质基酒出产量。同时必须积极营销走量,用以消化90%的普通基酒,这是浓香型白酒的固有产业逻辑。

这需要巨大投入,更需要长时间赛跑,复星系还会舍得吗?

作者为《财经》产业研究中心研究员,编辑:刘建中